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溪图

本博客100%为个人原创,请尊重知识产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牛街三号(五)  

2013-03-12 15:14:44|  分类: 我的知青岁月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大队又要召开地主富农批斗大会,原因出现了阶级斗争新动向,表现为大队公社社员上工积极性最近很成问题,夏季给玉米薅草,红薯翻藤,应该趁早上五点天刚蒙蒙上工,晚下工,避开中午太阳,以防中暑。可是有些社员偏偏七点过才姗姗来迟。这迟到工分很不好扣除,为此出现不少了打架现象。大队干部到处帮助灭火。黄牛街所在的第二生产队有一个外号叫周野武的社员,不到五十,曾参加过抗美援朝负过伤,腿脚不便,争工分属他最为积极。

原因由来已久,原来周野武所在志愿军部队在朝鲜长津湖战役中,冒着零下四十度生命极限天气对美军作战。此次战役美军因冰冻伤亡过半,志愿军也因冰冻减员不下两万人。那时,美军全棉衣全棉毛鞋;志愿军半棉衣半棉鞋,后勤跟不了。周野武与老乡覃幺叔同时冻伤,周野武因是炊事兵条件稍优,只冻掉左脚大姆指,立三等功;覃幺叔为前沿步兵,险些成了烈士,冻掉半个右脚掌,荣立一等功。一起复原回到官庄,周评为三等残废,当时每月补助不到十元。覃幺叔高一级,补助比周野武多十五元,每月二十多元点,还担任大队贫协主任。在上世纪60年代的农村,经历三年灾荒,饥饿导致普遍浮肿,饿死不少人,包括幺叔老婆。文革前夕,一位黄花姑娘儿,自愿成为幺叔续弦。周野武复原回来开始当了生产队长,后因冻伤引起严重的严重关节疼痛,一到冬天,几乎出不了工,只好改当生产队仓库保管员兼记工员。为此,周找过民政部门,国家经济也很困难,没有结果。周还常暗中把自己与覃幺叔相比较,人家有名利艳三全,自己只有一把病身体。周把评工分当成了发泄,发展到经常打人,从此得了个“野武”外号。前不久周出于义气将一社员命根踢残,并将其老婆一并带跑,去向不明。成为大队民兵将此事上报公社武装部,上级委托民兵连通缉处理。

大队干部分析分析认为,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,都是阶级敌人暗中散阴风点鬼火,于是黄牛街成了重点监视点。这儿成了阶级斗争空白点,什么人都来这里歇脚喝茶,包括地主富农和子女。大队将地主富农作子女统统叫到大队晒粮场,大队小学生,每个生产队所有年青人、中农,必须到场,算出工记工分。会议程序,首先大队革委会主任讲话。其次由苦大仇深入的贫雇农开展亿苦思甘甜,启发大家阶级觉悟。再三地主富汇报思想。再下来,斗争地富发言。最后,呼喊革命口号,什么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、“打倒地富反坏右”等等。然后“头项一技花,各回各的家”,调皮的年青人给散会的别称。其实,这类会往往变成了男男女女打情骂俏,年青人追逐打闹的场所,上面开会照常进行,下面各行其是,年龄大点的嫂子带着鞋底针线活,分不清谁是会议主持。

林场炊事员小月的爹做了亿苦思甘甜报告。乡亲们叫小月爹覃老五,大字识一个,话不多,老实人,为官庄三队牛倌。解放前,父母五兄弟共七口,连病带饿,最后仅剩下老五。在黄老淼家当长工,遇年景产好,好歹还有点稀粥喝,勉强活了下来。政府分给他房和地,后来帮他娶了小月妈,他口口声声感谢共产党。自然,小月爹每次都把自己一家人故事重复讲一遍。这一次不知怎么就胡乱讲开了。“解放前,那是饿死了不少人,都是万恶的旧社会,地主富农搞的鬼。大办钢铁那年,年景好粮食多,可都烂在地里,没人收。粮食没库存,第二年就闹春荒,三年咱们公社又死了好多人,不比解放前少啊。有许多人实在饿得离倒闭不远了,就胡吃观音土,结果拉不出来硬撑破肚皮死了。那观音土就是烧瓷窑的原料,牲口饿死都不理,人吃不死才怪。小月妈就是那年饿死的小月才两岁,饿得皮包骨,已经开始翻白眼吐白泡,是我拼命上悬崖上挖野葛抢过来的。我的妈呀!从来没人敢上,我差点又成了孤老儿”。鸣-鸣,还像往常一样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小月原本想把爹扶下土台,不想上去后,一下勾起老父亲当爹又当妈的心酸,一下失去了控制,也搂着爹痛哭起来。大队干部听着咋就不对头了,连忙让人把父女俩拉下土台。从此,大队把小月爹从亿苦思甜报告团名单中划出。

黄老淼因为人缘好,被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上去做了一通发言,表示要与爹妈的剥削阶级思想彻底划清界线,要把生产队养得油光水滑。最后背诵了一段毛主席语录,阶级斗争要年年讲,天天讲,月月讲。还发挥音乐特长,唱了一首,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,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。

从小月爹的报告里,我们知道了大办钢铁,三年灾荒农村的真实情况,开始怀疑从报纸宣传和学校听来的相关历史。同时,我们才知道,为我们做饭的整天笑呵呵的好看乡村女孩,我们的同龄人,原以为有一个欢快的家庭,不料生活竟如此心酸,侧影之心被深深激发。我们知青娃娃,凑了凑口袋,一起由小月带路去看她爹。两条“经济牌”香烟,两筒芝麻香饼,一斤红薯酒,两斤盐。朴实小月爹不到五十,已像六十多岁人。女儿一下带来八个小伙子,受宠若惊,又是上荼,又是让座。我们在门前晒场上,吃着小月爹从山上挖的火烧野葛,又香又可口,再也没有见过那么好吃的纯天然食物,至今想起来还流口水。

溪图2013-3-12于深圳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