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溪图

本博客100%为个人原创,请尊重知识产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牛街三号(六)  

2013-03-13 13:53:18|  分类: 我的知青岁月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黄牛街生产二队复员军人周野武,外号比真名影响力大。小时候跟人习过武,会点功夫,陪本家族长地主家小少爷读过两年私熟。少爷贪玩,常常请他代劳写字。结果,识了不少字,会写对联,毛笔字写得好看。他的风湿病已经影响到心脏,累一点就上气不接下气。当时医疗条件有限,所谓赤脚医生根本治不了他的病。这是他脾气越来越坏的最大原因。有病就干不了体力活,工分自然不如同龄壮劳力。覃幺叔为什么比他命好,不用干全活,经常开会,每月有二十多元残疾金,加上工分,收入相当于拿工资的公社干部,覃幺叔因祸得福,人比人,气死人。那时又没有心理医生,老周的心病恶化程度超过了身体疾病,他感到孤独,苦闷,无名火不知不觉冒出来。其实,他因为有点文化,人还聪明,还有个性。比一般人敢想,敢为自己的权力着想。而且争取过。百姓有一句话叫“聪明人多思”。他就是这种人。相反,愚昧些,心病也许不至于如此严重。家里的女儿、儿子虽已经长大,见他这样很无奈,也拿他没办法。他像一个火药筒,不劝还好,一劝就着。只好将就他的病况,任他去。他成了生产队刺头,谁都让他三分,争工分就给他面子,多给一分,以工分换太平。再说,人家的确是抗美援朝功臣。

吉人自有天相。老周应该算上普通吉人,好歹人家上过战场。老周个子一米七又五,算得上高个子。深陷的眼窝黑眼珠衬托地更加有神,土家特有的适当高鼻梁显出浓烈的男人气概,女人们对他带有一种被自然吸引的怕。想接近他,又怕接近他。他的人格带有分裂特征,像青春期的女孩,像夏天的天空,说变就变。世上好多事,无法让人正常推理。官庄村有一女人,三十多岁,一点也不怕他。真是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!

用土家族的话形容为“叫花子服蛇盘”。意思是说无赖乞丐怕蛇。如果说周野武是叫花子,这个很凶女人就是降服他的蛇,姓郑,名字印象不深,早忘了。也有一外号,背后叫她“郑改母”,直接意思为多次改嫁,土家把中止母猪生育手术为育肥猪称改母。

这个女人命真苦。她本来生于长江与支流交汇平原地带,解放时为地主子女。所以,后来马马虎虎出嫁,过了好三、五年就是不生育,男人是码头搬运工,老打她。后来男人喝酒暴毙,她只好又嫁人。第二次婚姻嫁给一自家打渔业的,仍然没有生育,第二任男人不打人,对她还好。又过了好多年,突然,有一天,发大水,上游冲下来一抱着连根大树的人声嘶力竭连连叫唤声“我的祖宗,救命哪”!打鱼老公冒着危险,前去救生,不幸船被撞翻,老公不幸落水,音讯全无。

郑女士不想再嫁人,父母已逝,弟弟成家,不便留她立脚。再说她颧骨较突出,土家人说这种面相女人克夫。经过两次验证,人们确信无疑,她真的克夫,还不会生孩子。没办法,平原上无法立足,只有到山里再寻人家。这不来到相对封闭的官庄,嫁给一懒汉,大她十多岁,室徒四壁。

这个男人也姓覃,外号厚脸皮,到谁家遇到开饭,不用留,他好意思端碗就吃,谁都赶不走。郑女士嫁过来后,家里开始冒烟。家境不好,自然比不上厚脸皮吃百家饭,哪油水大,就往哪跑,这个懒汉的父亲解放前就一流氓无产者。自成家后谁都不再招见。回家吃饭,真没劲。验证了土家另一句话:“自己的床好睡,人家的饭好吃”。懒汉开始打老婆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什么道理都要不懂,从某种角度看,他还处于类人猿向古代人转变阶段,精神落后于当代人万年。他把老婆当成了家畜,一个粗鲁汉对待家畜的态度,家畜就是自己喜怒无常情绪的发泄对象。他打人不分黑夜,抓住什么就用什么。郑女士吃尽了苦头,开始还忍着后来就跑,这家伙在后面追,边追边骂。什么“骚堂客”。“不下蛋的母鸡”。“该死的改母”。

夜晚,把老婆当成了性奴,想象加模仿猪马牛羊狗等的各种姿态。这小子从未上过一天学,甚至连堂门在哪都不知道。嘴里不知从哪来的一套套顺口骝

什么“猪上跨,狗疙瘩,驴子一尺八,兔子踏踏踏,猫子寻旮旯,人二寸八”。

他强行让老婆装扮各种动物,从天黑折腾到天亮,然后呼呼大睡。

全民革命年代,外来女人往往难于找合适对象诉说,有时一个人登在路边流泪。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她不明白,怎么就嫁给个连天猪狗不如的牲口。生不如死,于是,她想到了死。

大清早,她在屋后面林子里挂上绳子,爬上树丫,给脖子打上套,闲上双眼,念叨“我的爹和娘,女儿找你们来了”!往下一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太阳照在脸上,一个男人坐在旁边抽着自家产叶子烟,烟味很浓。在家里十分讨厌死鬼懒汉男人抽烟,一嗅就想吐。今天朗格就这么香,难道与这个男人有缘分?真怪,郑女士似乎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。而坐在眼前,正是官庄号称人人害怕的周野武。自己平时像遇到凶神土家向王爷,唯恐躲之不及。

“谁让你来救我的,没人请你”。郑女士疲惫不堪,头发如乱草般零乱。

“好死不如赖活着。才过了三十多个年,死了多划不来”。我早上收夹子路过,土地老爷要我来救你。这周野武时常用夹子夹个把野兔,猪獾之类动物,改善生活,他得给身体增加营养。

郑女士被大山压抑的悲伤情绪一下如洪水破堤,势不可档。哇哇大哭起来,边唱边哭,比土家妹出嫁情景伤心十倍不止。

“我的爹呀,都说岩上黄连苦,哪有你女儿的命苦哟,呜呜”。

“我的娘啊,都说河里纤夫险,哪有你女儿的命难哟,呜呜”。

“我的周大哥呀,都说丝棉纸薄,哪有你小妹的命薄哟,呜呜”。

  今天,郑小妹尊称我为大哥,好久未遂体验过男人尊严的周野武,感到这命没白救。

后来,俩从你来我往,都知道周野武是郑女士的保护神。周野武谁的话都当放屁,就听这郑女士的。厚脸皮自从戴上绿帽子,开始闹过一阵,没人理他,谁让你把媳妇逼得上吊,命是周野武捡回来的,他有情理上的优先权。但周有老婆,有儿女,又不可以离婚,要是光杆一个,你看郑女士不再次改嫁给周,鬼都不信。这一女二夫的生活被周围暗暗认可。

厚脸皮一来怕周野武,二来怕媳妇真跟周真跑,连名份也没了。再说,媳妇精神好了,家务没少做,有吃有喝,经常周不时还点东西过来,生活有改善,比吃百家饭有着落。白天,厚脸皮上工,中午带饭或蹭点,不回家。家里的主人就是队里保管员周野武。晚上还是那句话,头戴一技花,各回各的家,相安无事。周野武真还像变了个人,性情缓和明显,回到有点像当生产队长时格调。大家生怕得罪他的担心,不知不觉放心下来。

溪图2013-3-13于深圳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