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溪图

本博客100%为个人原创,请尊重知识产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牛街三号(十)  

2013-06-13 15:18:27|  分类: 我的知青岁月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下乡接受再教育前后算起来已晃达三个年头,初尝生活酸甜苦辣。就拿当地播种前称为烧火粪的农活,让本人至今难忘人生那铭心一课,一只眼睛逃过一劫。烧火粪并不需用要与印象中人和动物粪便打交道,一点臭味都没有,也不脏,更不会恶心感觉。可工序对于我们这些手不能拈,肩不能挑的嫩娃娃,有些猫吃乌龟,无从下爪。烧火粪实为用柴火烧田地里的土,经过一两天,让土变为肥料,可以用化学原理解释。当然用宝贵的大树去烧太浪费,经过58全民大办钢铁,山上的古树几乎一扫而光,剩下的只十多年的树木,文革无政府状态,树木再一次遭到扫荡。

烧火土用的都有是速成灌木林,蔷薇杂木腾类杂枝特理想。那东西一来长得快,二来专生长岩石缝,三来割起来效率高,三来三把两弄就一捆。当时,两捆杂枝一个工分,一捆约一米长,水桶粗。我们的任务,一天至少十个杂枝。贫下中农社员纷纷奔蔷薇高地,大有披荆斩棘的大无畏英雄气慨。可苦了我们这些知青娃,这左手抓蔷薇杂木,右手挥刀,细皮嫩肉可受不住。不是衣服破了,就是鞋穿帮,手、脸、身上被荆棘刺划得左一条右一条血印,象《红色娘子军》丫环受到地主皮鞭抽打似的。最要命的还要用钎担挑下山。所谓钎担,就是在木遍担两头分别套根铁钎。铁钎插进杂枝,一边几捆,在羊肠小道上负重,真要命!本人就因一不小心,钎担不幸从肩上翻滚滑落,一根小刺扎中了右眼。溶不得丁点沙子的眼睛遇到平身最严重的摧残,难受感觉远甚过十指连心,直接连上了大脑,甚至灵魂,手指受伤可以恢复,眼睛可就难说了,危险关系到能否娶到媳妇的重大问题。生理与灵魂上的双重打击,几乎让精神陷入崩溃状态。

场长老玩童一旁边叫我的名字,边安慰我;"大难必有大福"!大家把我七手八脚抬到黄牛街,场长大嗓门很远就几乎咆哮道,黄——老——淼,赶——快——哦!老淼让黄狗又很快叫来林场炊事员小月。终于,从黑眼珠偏白眼边缘处顺利拔出蔷薇小剌,流血不多,后果就不好说了。小月用当地自制清凉饮料——凌清茶水给我洗眼,老淼用当地的不知什么草约为我敷眼。大队赤脚医生还专门赶来医治,这个医生医术明显高于普通赤脚医生,因成份不好,被从县城关卫生院里全家下到农村。他当时看了看,结论,只要不发炎,眼睛不会有大问题,他有处置相同病例的经历。这下大伙儿放了心。小月将午饭送来,黄老淼拿出些咸菜。饭后,我正准备跟上大伙上山,场长说你狗小子真不想要姑娘婆婆了!大家哄的大笑,让医生和小月送我回林场,进一步处治。还好,一周后白眼睛血块散去,基本好转,后来参加征兵过关体检,眼睛完全合格。

    76年春节,这黄牛街又发生一件震惊全大队的大事。主人一男一女,男主人我们的知青副组长,女主人就是小月。当时,提倡过什么革命化春节,副组长与其他知青小组的进步青年联合向全县知青发倡仪,坚持和当地贫下中农打成一遍,过革命化春节,还计划准备大年初一冒雪上山开荒,挖果树坑。县知青小组给予大力表彰,还将倡议书发往县广播站广播和地区日报刊登,影响力不小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晚上,一帮当地青年男女在黄老街与黄老淼联欢会。又是吃喝,又是媾火,日白粉精,连唱带跳,累了,借着媾火,和着棉被,垫着玉米杆和茅草,露天一晚,没有男女之分。次日清风拌着温暖太阳浮面,极大激发了革命热情。大家早上胡乱填了下肚子,锄上肩,唱着样板戏,上了山。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这哪是干活,分明是在那男女受授不亲年代,缺少文化生活,青春激情借革命化春节寻找到了一世外桃园。这一天,大家边玩边干,反正也没有指标任务,只是象征革命化够了。对我们可爱的知青副组长来说,凭这个资本,入党就近了一步,离上工农兵大学就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年青人就是年青人,没想那么多,理智没有控制住青春荷尔蒙。大年初一整天干活下来,,初二大家说什么也要去拜家家(外婆),舅妈,姨,革命热情并不能完全同化习俗。黄牛街初一晚上,只留下黄老淼,知青副组长和小月三人。三人照吃喝一阵,加上黄老淼那只黄狗,在露天伴着媾火又渡过一晚。问题发生了质的变化,黄老淼伴着与黄狗,副组长伴着小月。次日,当地几位回娘家的小媳妇经过此地,发现了小月枕着副组长的胳膊,和衣裹着被子的惊奇景象。她们可不具有革命激情,也理解不了这前因后果。迅速将这一新闻马上联播出去。不久传到大队妇女主任耳中,问题严重了!原来妇女主任已将小月视为没过门的儿媳,正在大力培养,儿子正在服役,据说将提排长。副组长不知闯下大祸,一个劲辩解,没脱衣服睡觉,共睡了两晚上。本来他试图表白,是众多男女一起露天睡觉,结果越描越黑。这当地贫下中农社员,有谁这么干过。过革命化春节也不能男女睡觉不分啦!知识青年也太革命了。

从此,副组长入党的事无音无息,自然工农大学也没上了,77高考恢复倒是考上了财贸专科。小月,倒因祸得福,妇女主任了解事情整个过程后,倒是相信没什么大事,因为有黄老淼做证,地主子女可不敢欺骗贫下中农。小月因祸得福,被推荐到公社兽医站当了兽医,跳农门吃上了商品粮。当时,这可是打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!

溪图2013.6.13于深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